千年之恋——ManBetx学校本课程系列展示第十一期之“走进奇妙的博物馆”(历史组)

2017-04-24 10:06 作者:邢秀清 点击:1160 次

博物馆像一本教科书,是人文素养的必修内容。
博物馆是一扇门,打开它,就可以了解一个地方的过去和现在;博物馆是一部物化的历史,靠近它,就可以穿越时空的阻隔,看看先人们生活的风风雨雨。在那里,每一块石头会说话,每一件展品有故事。在与文物的对话中,如烟往事可以神入为现实经历,抽象的概念可以呈现出鲜活的音容笑貌。
开设这样一门课程,为学生的人文底蕴留下厚重的色彩,是我们的目的。
一、欲人文别人,必先人文自己
ManBetx学历史组的同仁们,是疯狂迷恋博物馆的一个团队。志趣相投,爱好与共,有一点空闲,就相约于博物馆。
2012年12月参观宋庆龄故居
2014年9月参观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展”
2015年9月参观故宫石渠宝笈
朋友圈里晒的也往往是观展感受,字里行间,发散着热爱的光芒,点点滴滴,都是文物浸润的收获与满足。
二、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一门成熟课程的开设,是以前期充分的准备和积淀为基础的。几年来,历史学科的假期作业基本是以参观博物馆为主题,只要博物馆有特展都会建议学生去参观。利用身边独特的地利之便,走进圆明园,走进北大赛克勒博物馆,成为历史组学科实践活动的必修课。
2016年4月孙淑松老师“走进圆明园”选修课
2016年5月高一学生参观北大赛克勒赛克勒“闲事雅器”展
2016年9月高一(10)班参观北大赛克勒“敦煌壁画”展
来到博物馆,可以感受到历史的气息,一件件文物承载着过去的凝重,见证了历史的沧桑,浓缩了时间的味道,成为学生们与过去对话的纽带。
三、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从本学期开始,历史组的选修课“千年之恋——走进奇妙的博物馆”开张啦!招募对博物馆有浓厚兴趣的同学参加,由邢秀清老师、刘佳玥老师和陈昂老师共同执教。
课程设计以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首都博物馆“故都北京”常设展馆的展品为切入点,介绍一些博物馆参观的基本常识。目前分为三大板块:青铜器、陶瓷和书画艺术。
邢秀清老师讲青铜器常识
通过反复研究比对文物图形,学生对于鼎、鬲、甑、甗、簋、豆、盂、爵、角、斝、觚、觯、觥、尊、罍、卣、彝等器形和用途有了基本的认识,青铜器的种类虽然很多,但主体是礼器和兵器,由此折射出青铜器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通过学习,学生对青铜器的纹饰有了初步的了解,青铜器多动物纹样:饕餮纹、夔纹、龙纹、凤纹等等,反映的是沟通天地的一个必要的政治手段,使人知道那些动物是帮助人的神灵。青铜器在政治权力之获得与巩固上所起的作用,是可以与战车、戈戟、刑法等等统治工具相比的。它不是宫廷中的奢侈品、点缀品,而是政治权利斗争上的必要手段。在青铜器铸造工艺方面,了解陶范法、失蜡法重新仿制青铜斝和曾侯乙尊盘的过程后,古人的智慧和高超技艺跃然纸上,令人折服。
刘佳玥老师讲陶瓷
“陶瓷”是人类利用黏土矿物或岩石等多种天然资源,经过火烧制成功的技术成果。它与人类历史文明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尤其是我国瓷器的发明及其工艺和技术的辉煌成就,对于人类生活与文化都曾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一部“陶瓷史”,既是民族艺术与科学漫长的发展史之缩影,也是当时社会生活及文化交流乃至政治、经济的真实反映。通过带领学生赏析各大博物馆中从远古时代到明清时期的古代陶瓷精品,引导学生了解古陶瓷的器型、纹饰、用途、传承等方面的内容。古陶瓷是考古、美术同科学三方面的珍贵文物和研究对象。了解古代艺术与科学、民族文化与中外文化交流,我们离不开古陶瓷;走入奇妙的博物馆,我们更要走近灿烂辉煌的中国古代陶瓷器。
还采取了网上参观的方式,让学生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文物进行了解和品鉴。
同伴之间的互评互学非常有效而温馨,大家展示自己的品读作品,对别人的作品进行点评,孩子们态度认真严谨,互评真诚而善意。
2017年4月13日,我们带着学生实地参观,走进了国家博物馆,重点参观了“大英博物馆”特展。
同学们认真听讲解员一丝不苟的介绍,两个半小时的参观安静有秩序。
大洪水泥板那么小,方寸之间的记载痴迷了多少人,引发多少颠覆信仰的争论。佘盆梅海特内棺图案精美内涵丰富,头顶的屎壳郎寄托着埃及人转世的梦想。拉美西斯二世和乾隆一个爱好,喜欢留下自己来过的印记,甚至穿越回过去做标记。印度教主神湿婆那么柔美,夫妻俩像是在比谁更美,如在前面放一面镜子就更配两位了。
  
 
 
有的同学一边参观,一边用笔记录所观所想。
 
有的同学用画来描绘自己看到的文物。
 
历经千年的时光雕琢,它们见过了多少沧海桑田,今天带走我们瞻仰的目光,走向也许比我们还要久远的未来。我们的生命都有消逝的那一天,唯有留下的遗址遗迹见证着历史的发展,在文物面前,孩子们无言却在思考。
四、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学生的成长,教师引导着,学生追随着,一个个任务目标的引领下,学生逐级而上,日渐成熟。
2015年高二10班在西安博物馆做讲解员
2016年高一10班观看“大元三都”展览作品
在选修课上,引导学生自己来品读文物,以器物本身的视觉效果,用自己的眼光去感受当时的生活品质,体会那一时期的社会风貌,并作出自己对这一文物的解读,是这一阶段我们课程的主要活动。
镶贝壳鎏金鹿
谭心瑶同学对文物镶贝壳鎏金鹿的品读,超越了文物本身,能体现文化的张力:“汉朝文物。以海贝与铜组合而成,而海贝不产于内陆,在汉时显得十分珍贵。这件青铜器属于精美的工艺品。鹿是卧状,以海贝为鹿身,鹿体鎏金清晰可见。鹿首耳后及角伸于海贝,以将铜与海贝主体紧密固定,鹿腹及四肢蜷缩,边缘上卷。造型新颖别致,以铜与海贝组合为鹿,以海贝的花纹表现鹿身的花纹,匠心独运,为汉代独特的艺术风格。人类的艺术发于对自然的观察,原始人在岩壁上描绘了动物,便是绘画的起源。西汉时的青铜器纹样也同样包含了动物的元素在其中,本件更是取材于自然,以自然一物直接描绘另一物形象,并以青铜为辅使形象更加生动,体现出独特的生命活力。”
王子午鼎
王宇琪同学对文物王子午鼎的品读,能从一个时代的特点出发进行思考:“一个时期的作品,就像是一个时期的一面镜子。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三足鼎,鼎的中部“穿戴”着一条精细的花纹带,这条刻纹“束”出了鼎婀娜的身姿,使得上下粗细有致,必有风韵。正是这别具一格的束腰器形,直接的反映了当时楚国以杨柳细腰为美的风尚。王子午鼎出土于河南,它并不是孤身一人深埋于土下,历经几千年沧桑,苦待岁月寂寞,他还有六个孪生弟弟,器形刻纹均一致,只不过小了些。”
马踏飞燕
尹皓伟同学对文物马踏飞燕的品读笔法独特:“我是一个著名的青铜器。1969年10月,人们从甘肃省武威市雷台汉墓把我带回人间。嗯,我的确很有名,人们还称呼我为“铜奔马”“马踏飞隼”,其中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铜奔马”,这是郭沫若老先生给我起的名字,他走后不久,我的形象还成了甘肃省武威市的地标呢。我身高34.5CM,宽13CM,造型雄骏非凡(自夸哈!),昂首嘶鸣,马蹄腾空,作风驰电掣般飞驰状,是不是很酷呢?不光是艺术上,在工程力学角度,我找到重心落点,有稳定性。这种浪漫主义手法烘托了我的英姿和雄风,给人们丰富的想象力和感染力。所以从出土以来就一直被视为中国古代高超铸造业的象征,1983年还被定为中国旅游标志。虽然前来参观我的人络绎不绝,不过我还依然保有我的小神秘哦,比如,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我脚下的并不是燕子,那是什么呢?我背上铭刻的“翼张君”又是谁呢?欢迎大家研究讨论。”
雷子涵和袁涵畅对文物的品读,既用文,又用画,非常有感染力。(见下图)
选修课开设以来,课堂氛围轻松愉悦,师生教学相长,没有必修课非要完成某一目的的束缚,完全依靠学生和老师的兴趣设计教学内容和教学策略,享受着课堂,体验到了逍遥学派的乐趣,这大概就是选修课的真谛吧。
喜欢博物馆的学生一定是高素质的孩子,因为,他们眼中有他人,他们心中有世界。从横向说,无尽的远方,有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从纵向看,那些从远古款款走来的人与物,赋予了我们洞察现实的视角和胸怀。
屏幕背后的你还在犹豫什么?放下手里的手机,走进奇妙的博物馆世界吧!我们等着你!!
撰稿:邢秀清
审稿:历史组、教学处
 
Copyright©2016  万博体育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 京ICP备05061944号